破局:VC/PE投资的退出之道


“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峰会”于2019年8月28日至30日在西安举行。它邀请全球风险投资家分析政策趋势,关注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展望市场的未来。这场聚集数十亿资本的盛宴给全球资本分享中国的机遇和全球风险投资业的发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会上,竞天公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竹如担任唐星资本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唐普玲,金茂合伙人黄勇,东方福海合伙人黄国强,袁宏伟,合伙人Songke Capital,Yingke Capital的合伙人周晓晨,Skyline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张倩是一名小组成员,讨论了“如何破解PE/VC投资退出”的主题。

以下是通过投资界 - 西安创业组织的记录讨论:

李卓茹:首先让大家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包括基金情况和投资方向。

龚普玲:我是唐兴资本的创始人,龚普玲。她今年早些时候成立了唐兴资本。她是一家专注于风险投资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机构。唐兴资本坚持长期价值投资理念。投资方向主要集中在国家支持的高科技领域,如军民融合,电子信息,先进制造,医疗卫生等;投资区域主要在陕西,辐射全国;考虑到一些早期和晚期项目。

目前,第一个唐兴科技基金已筹集到5亿元资金到位,计划规模8亿元。我们的管理团队拥有十多年的相关行业经验。我还投资了一些好项目,其中一项列在龙门名单和未来的明星名单中。我们非常有信心。未来,我们将继续以资本力量推动陕西科技事业的发展。

黄勇:金茂投资专注于科技领域,主要专注于新材料,设备制造,清洗技术和一些集成电路相关设备。我们投资阶段的重点仍处于增长阶段,以及一些早期项目。这次我们来到西安,专注于促进江苏与陕西的产业协同。江苏是制造业的大省。陕西有这么多创新,有机会合作。

黄国强:我是东福海的黄国强。东方福海也是一位资深的风险投资家。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管理了42只基金,A股有40多家上市公司。从整个公司的角度来看,整体投资轨道专注于整个泛技术领域,有420多个项目,TMT行业项目占投资的40-50%左右。其他包括医疗保健,节能环保,先进制造业和文化消费也是我们的投资方向。

我主要负责东福海的整个TMT部门的投资,包括该部门的一些教育和娱乐行业,以及做一些观察和投资。今年是我在东福海的第十个年头。东方福海投资了100家科技领域的公司。其中许多已在中国上市。还有几家公司的最大市值超过100亿。在TO B领域也有许多TO C和Unicorn。

目前在整个TMT领域,我们的重点是安全性,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企业服务,甚至是一些与芯片相关的硬技术创新公司。我们在这些领域也有很多积累,所以我相信在未来,我将有机会与您合作,与每个人建立一些协同作用。谢谢!

袁宏伟:我是松河资本的合伙人袁宏伟。松鹤资本也是中国着名的一线机构之一。它在技术投资领域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目前,它管理着20多个基金,总规模约为160亿。我们投资的项目约为300-400个,其中成功退出二级市场,或并购,IPO退出,可能超过50个,以及超过10个在新三板上市。

松鹤的整个投资环境侧重于技术创新,侧重于三个核心领域:以遗传技术为核心的生命科学;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人工智能+硬件;和创新材料。我们在这三个领域都有一个基金,每个领域都有自己不同的团队管理。除了这些领域,我们还有两个分部基金,一个是最早的天使基金,另一个是专注于后期的增长基金。

过了六年,我看到西安的变化非常大,既有文化遗产,也有一些现代元素。我真的很喜欢西安,希望将来有机会来西安。谢谢!

张倩:我是FutureX Sky Capital的创始人张倩。我们很特别。一些已经合作近10年的LP是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超过100亿美元。因此,我们从一开始就拥有非常科学或创新的基因,而且公司也非常数字化。思考,非常开放,非常透明。自2018年初成立以来,我们的投资已超过3亿美元,其中两家公司分别是金山云和Byte Beat。

这次你为什么来西安?因为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我们正在筹备一个规模为人民币50亿元的新人民币平台,专注于硬技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领域。我们的子基金会第一阶段专注于技术振兴背景下的本地化机会,包括华为产业链的国内替代,西安是华为在全球的第二大研发基地,所以我希望看到西安更多。公司还探索未来,西安可以进行更密切的合作。

周晓晨:我是盈科资本的周晓晨。盈科资本目前累计管理规模约为300亿,并已投资近200个项目。我们的立场是成为机构投资者的最佳资产管理者。目前,盈科有两个主要投资方向:一是投资PRE-IPO项目,整体投资项目周期相对落后;另一种是生物医药,近年来这是盈科资本非常重要的产业。其他方向还侧重于环境保护,新能源,科学技术,消费升级,军事和民用一体化。

VC/PE确定高质量的早期项目:合适的政策,重点技术

李卓茹: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如何确定优质的早期项目以及近年来潜在的行业是什么?

袁宏伟:首先,它必须在未来十年内符合国家工业需求和政策鼓励的方向。这要求我们站在行业的方向,对未来有合理的判断。有必要从国内替代或自主创新的角度做出略微宏观或细致的判断,或依赖对海外产品的依赖。

其次,该领域有各种各样的机会。从长远考虑,选择时,它不会局限于特定产品,或者投资的产业链相对狭窄的领域,必须合二为一。多才多艺(如果能够实现这一技术创新,就有了非常巨大的市场潜力)做布局。只有基于平台的技术创新,成功的概率可能更高,因为它占据了技术的源泉,它是一种通用技术。

这些逻辑是我们一直在观察的,我们也考虑从现有领域积极筛选投资项目。

黄勇: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投资一些科技项目,关注一些前沿的行业和行业。早期项目有一个特点,要求投资机构提供各方面的资源,特别是来自世界领先公司的创业团队,技术上可能领先,但缺乏政府资源,缺乏市场资源。目前,我们更熟悉新能源设备,集成电路,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并可以继续授权投资的公司。

首先,我们判断早期项目主要关注的是它是否面临着国家未来的主要需求,以及它是否是未来经济的主战场。天花板怎么样?第二,是否有任何核心技术和持续的技术创新能力?如果有一个突破性的技术,如0到1,这对投资者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如果投资初期有持续创新,市场空间非常大,团队非常稳定,未来中间流程有更多机会退出。

科技投入的三大要素:团队,技术,产业

李卓茹:相对于相对传统的投资,工业投资评估中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吗?

龚普玲:与传统投资相比,我认为工业投资特别是科技企业的产业投资具有以下特点:一是产业投资是伴随企业成长的投资过程,资本投入是周期性的。在发展的早期阶段,需要一个漫长的投资过程。其次,工业投资要求投资者具有前瞻性,要敏锐洞察企业适应变化的能力,并判断企业的核心技术是否具有绝对竞争力。企业是否有能力不断创新;第三,产业投资需要投资者整合资源的能力,有连续的资源和资金来连接企业,并帮助企业联系各行业的优势;第四,工业投资需要感情和温度,需要投资。人们成为企业的合作伙伴,投资者和企业相互学习,并以开放和包容的态度,通过艰难的过程陪伴企业。

这四点是我个人在这方面的经验还不成熟,谢谢!

李卓如:我们应该如何说服创始人接受公司超越技术的成功因素?

龚普玲:我相信,首先,我们成为企业家的朋友,获得他们的充分认可和信任。基于这种信任,我们可以在合适的时间为他们提供一些想法和建议。其次,利用自己的资源来帮助公司发展,通过互利共赢的帮助和服务,真正赋予公司权力并投资温度资本。

黄国强:关注一家公司,实际上要注意三个词 - 人,事,行为。人,团队背景,是否有成功的简历;产品和技术的应用在哪里;行业的上限在哪里,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是什么?

从科技公司的投资开始,我们总结了五个关键能力。两个难点:第一,研发能力。当科技企业过度审核时,必须考虑研发投入的比例,即您的技术,产品,过去的投资以及过去传统的积累。二,产品功能。也就是说,科研成果能否解决一个行业的痛点。三个软实力:一是企业组织和管理的能力。即如何为组织优化人才,优化管理,调动积极性,提高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第二,营销能力。 TO B的产品不像TO C产品,TO B必须是一个行业来打,一个企业要去建立一个强大的营销团队;第三,服务能力。企业服务团队始终能够与产品合作,以改善并为客户提供更好,更好的体验。

同时,科技企业创始人的素质也至关重要。无论是教授,学者,技术还是产品的创始人都具有市场嗅觉和商业头脑,是否领导团队突破瓶颈并成为合格的领导者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当然,除此之外,科学和技术公司保护知识产权并确保它们不侵犯他人权利也是非常重要的。

独角兽退出:坚定看好科技板块,兼并和收购也是重要途径

李卓茹:如何帮助独角兽选择合适的出口路径?第二个问题,除了上市退出,还有哪些其他创新退出方法?

张倩:事实上,做生意很难。它面临各种困难,包括不仅限于竞争对手的挑战和行业监管的变化。特别是,我投资的这些领域更加困难,因为竞争激烈,业内人士追逐你,即使是轻微的损失,也可能使整个公司生死攸关。因此,选择一个上市的好地方并获得更多资金来加速对城市的攻击实际上是公司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

退出路径的选择必须是前瞻性的,当企业达到一定规模时,即使在早期阶段,也必须提前考虑企业未来上市将更加有利,并且必须敢于做先锋。过去,我们充分利用香港市场的制度创新优势,无论是在美头,小米还是美国的使命。因此,如果我们想要抓住机遇并利用制度创新的机会,我认为我们必须敢于开拓。

目前,我们对分支创新委员会表示坚定的看法。在未来一到两年内,分支机构创新委员会可能是最具活力和最接近注册系统的市场。

周晓晨:除了IPO,并购是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我个人认为,并购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双方的协同效应。

这种协同作用不仅仅是一个点,事实上,对于任何企业来说,其协同作用都可以体现在各方面,包括业务协同,生产协同,人员协同,资源协同等,可以产生这种1 + 1> 2企业并购过程中的影响。并购为什么必须有协同效应?因为在兼并和收购过程中,肯定会有各种交易成本。这笔交易的成本也体现在各方面,包括企业文化的磨合,内部管理,人员沟通,组织结构等,都会增加很多成本。因此,我们需要在某些方面具有显着的协同作用,以涵盖并购中的交易成本,从而使并购交易具有意义。

从我们投资的角度来看,电讯盈科仍然是一项后端投资,因此我们将考虑未来哪条退出路径更合理可行。无论是IPO还是并购,它都将是我们非常重要的选择。

当然,与IPO相比,兼并和收购可能具有一些其他特征。例如,并购的估值,我们都知道,对于收购上市公司,有统计数据,基本上维持在15倍,不同行业会有不同的差异。因此,对投资机构而言,投资可能在未来通过并购撤回的项目时,将会有更重要的投资成本考虑因素。当然,这个收入更多地体现在项目本身。如果项目本身增长很好,包括自身的业务发展,市场前景和行业地位,那么无论将来采取何种形式的退出,它都会产生更好的退出。优点。

李卓茹: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个领域的讨论已经结束了。感谢您与客人的精彩分享。

“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峰会”由中国共产党西安市委员会和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财政局,西安市科技局,西安市投资合作局,西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青科集团2019年全球创业投资峰会在西安召开高科技国际会议中心。此次峰会邀请全球风险投资的顶尖人才与麒麟公司合作,通过组织“闭门研讨会,专题培训,主题论坛,项目对接,展览”,促进产业与资本的有效整合。这场聚集数十亿资本的盛宴给全球资本分享中国的机遇和全球风险投资业的发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本文是投资界的原创。页面重印必须指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2012)和文章开头的作者姓名。必须在文章评论区域中联系微信转载。如果没有,投资界将追究法律责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