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女主播光鲜背后:要够另类 久宅乏闷玩手游


Network anchorwoman,一个与孤独御宅族有关的新职业,只能依靠麦克风和相机来获得数千万观众而不离开家。 粉丝们花了很多钱买虚拟礼物,比如“玫瑰”、“苹果6”和“豪华跑车”,只是为了向女孩们表达他们的爱。 在工作室里撒娇卖可爱的女主播私下里有着未知的痛苦和压力。

吸引御宅族全力以赴:当事情发生时,他们不会感到无聊。

欢迎阿法沙司,欢迎时间

行走,欢迎邪恶101.石齐每天晚上9点开始坐在电脑前迎接每个进入她的工作室的人 有时候,当我遇到一个奇怪的网络名字时,我会忍不住笑着打招呼

现场直播发生在她的卧室。设备很简单。淘宝起价800元:一台相机、一张声卡和一个麦克风。 播出前一小时,石齐开始挑选今天放映的服装,一边用熟悉的歌曲伴奏一边匆匆化妆。用她的话说,“口红应该是红色的,眼睛应该突出,头发应该整齐。”

广州的大三学生卡小卡很奇怪。看她的直播永远不会让她觉得无聊:她很可爱,穿着水手服,唱着“小苹果”,在广场上跳舞,谈论着“凤飞”大院。kaxiaoka这样谈论她现场直播的经历:“你足够特别,足以吸引他们。” 我不停地说、唱、跳、笑了几个小时。我不能让气氛冷却下来。

无所事事赚钱没有坏处吗?事实上,所有的女孩都很努力。除了基本工资之外,网络女主播的大部分工资来自在线聊天委员会。听众给女主播送的虚拟礼物越多,薪水就越高。 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舒适地呆在家里,唱和卖可爱的歌曲可以赚钱,赢得数千万粉丝。 但在这背后,女主播也有自己的困难。

当他们长时间在电脑前被发现时,他们必须处理许多不便。 21岁的阿什仍在北京学习。工作室设在宿舍里。它每天都现场直播。阿什不得不请两个室友去图书馆躲避。 直播前,她会准备一大杯水,当她饿的时候,她会把水一饮而尽。 当你声音嘶哑时咀嚼你的喉咙。 “我要放点水”是她去厕所的暗语。起初,她会被观众嘲笑。现在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贝拉一年前独自从湖北来到北京,住在东五环路官庄一间15平方米的小房间里。 她精力充沛,从早上8: 1到下午6: 00在电脑前坐了11个小时,没有断断续续的唱歌、说话和微笑。 在线时间越长,观众会看到越多,受欢迎程度也会越大。贝拉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贝拉尤其痛苦,当她看到自己的声望下降,观众离开房间时。 出于这个原因,她尽力提高自己:减肥、学吉他、学跳舞和学新歌。她想尽力赢得观众。 她也经常熬夜看自己的直播视频,总结自己说错了什么和做得不好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