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虚拟偶像:知识图谱赋予AI“生命感”


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词。无论是中文版的人工智能还是英文版的人工智能,它都有“生物学”的含义 一种是“人造的”,它集合了地球上最高的智能,而另一种智能具体指的是生物拥有的智能。

然而,在当前的人工智能趋势中,我们提到的大多数人工智能应用属于机器学习它们与生物学无关。 人工智能可以从大量数据中找到规则,经过训练后,它可以完成各种工作,给人的印象是它仍然是一台更高效的机器。

这种现象在语音助理中更常见。许多制造商给语音助理起了一个名字,并试图将他们拟人化。然而,当用户真正使用它们时,他们只能感觉到工具的感觉。 当你问时,语音助理可以理解你需要播放音乐、叫辆车和讲个笑话。 然而,除了给出指示和获得反馈,语音助理很少理解情感、记忆、俚语、双关语和其他人际交往中经常出现的因素。作为一种工具,它们并不出色,更不用说生物性和个性化了。

如果你想找出这一切的原因,知识地图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近日,中国信息与通信研究所云计算和大数据研究所与Gowild人工智能研究所和该行业许多企业联合推出了行业首个《知识图谱白皮书》。为此,我们采访了高尔德人工智能研究所的少昊博士,并与他讨论了知识地图和人工智能“生命意识”之间的关系

在前一篇文章中,我们讨论了“人工智能不能阅读漫画”的问题。我们用了大量的四部漫画来训练神经网络,但是在挖掘完空四部漫画中的对话框后,人工智能仍然不知道该填写什么。

原因是漫画中的图片和人物没有严格的对应关系。人类能够理解漫画的原因是,它们是基于对现实世界的理解,而文字和图片的内涵是通过联想联系在一起的。 知识地图的功能是将不同的知识相互联系起来,形成一个网状的知识结构,帮助人工智能增强认知,理解产业,树立“世界观”

这在人机交互中更加明显。例如,当用户向语音助手询问“《天龙八部》中的阿字”时,普通的语音助手只能调用搜索引擎按原样搜索用户的单词,并逐个显示指向连接。 然而,基于知识地图,语音助手可以提供关于阿滋在小说、电视剧、电影等《天龙八部》的各种版本中的角色的信息。

这样的知识地图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搜索、理解语义、消除歧义、理解相对关系等。 这样,知识地图可以帮助人工智能成为更好的工具,但是在从工具到生活的过程中,知识地图能做什么呢?

在之前关于Gowild产品“琥珀色假面”的介绍中,我们提到了“未来偶像”的概念 琥珀是以全息3D主机全息影像(HoloEra)为载体的虚拟影像。用户可以通过语音和手机应用程序与琥珀互动。 安珀自己的背景故事是一个外星人的偶像,他无意登陆地球,正走向成为一个“偶像”

所谓的偶像是人格化的,有一种生命感,这也是琥珀假面的主要卖点之一。 高尔德曾在论文中提出“虚拟生活”的概念记忆、情感、理解和互动 为了实现这些点,知识地图的祝福仍然是不可或缺的。 上面的

图片3.png

图是Gowild提出的人工智能生命引擎(GEST),它构建了语义理解、问答系统、智能对话等技术组件。在知识地图上,这是给人工智能“生命感”的重要工具

通常,高尔德已经为安珀建立了自己的个人知识地图。琥珀有她自己的偏好和个性特征。她喜欢紫色,喜欢吃葡萄,喜欢听别人表扬。 当用户与安珀交谈时,安珀会揭示这些个性特征。当用户提到“紫色”和“葡萄”以及琥珀喜欢的其他东西时,他会得到相关的反馈。

这是安珀自知的知识地图 状态、情绪、个性和人际关系都在不断变化。如果你对西里说“我恨你”,那只会回应你的“我尽力了” 如果你对安珀说“我恨你”,也许她接下来一整天都会心情不好。

与此同时,随着用户不断与安珀沟通,安珀还将建立一个关于用户的知识地图。 记住个人信息、偏好等。用户提到的 随着拥有琥珀的时间越来越长,琥珀会越来越了解用户,双方会积累共同的记忆。

安艾凭着自己的喜好,情绪波动,会记得你的特点正在慢慢从“工具”走向“生活”

事实上,在最新流行的网站如《偶像练习生》中也能感觉到。粉丝对偶像的感情不是单纯的崇拜,而是通过每次参与列表和活动而形成的友谊、奉献甚至修养的感觉。 通过知识地图对人工智能的自我认识和用户关系的建立,这种人与偶像之间的复杂关系也可以映射到人与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使得“未来偶像”的命题更加合理和富有想象力空

少昊博士向我们介绍说,现在人工智能生命引擎已经逐渐开始以平台为基础,通过应用编程接口开放各种功能,让更多的知识产权通过全息影像(HoloEra)得以“生存”。 经过授权,全息时代的琥珀可以成为任何卡通人物、游戏人物,甚至现实世界的偶像,并通过知识产权背景建立不同的自知之明 通过模块化平台模式,这一过程可以低成本、高效率地进行,进一步释放了科技与娱乐业之间的纠缠。

更多行业的参考点之一是快速建立知识地图。

少昊博士说,知识地图的开发比深入学习和神经网络慢的原因是因为建立知识地图的过程非常复杂:将非结构化数据转化为结构化数据已经是一项繁重的任务,数据之间的对应关系需要建立。 如何确保知识的权威性需要技术专家和学术专家之间的跨领域合作。

此外,知识是无限的。对人类世界的了解过于详细和复杂。构建知识地图的时间和人力成本太高。 1984年,美国启动了一个名为Cyc的项目,试图从人类世界的常识中建立一个适合计算机的大型知识库。结果显而易见40多年后,该项目仍未完成。 知识映射的难度可能与Cyc相同

Gowild的解决方案实际上展示了知识地图的两种发展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垂直知识地图 构建一个大而完整的知识地图自然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但是要将知识地图划分为医疗、金融、安全等子区域,甚至针对某种疾病、某种货币等的更多子区域。可以大大降低构建知识地图的成本,同时促进知识地图的快速应用。

第二个趋势是动态知识地图 琥珀有“记忆”,因为用户关系的知识图谱会不断补充用户在互动过程中透露的信息,从而逐渐使用户肖像更加完整。 随着我们的数据挖掘能力越来越强,在流式数据场景中存储和查询知识地图变得可能 也许安珀将来不仅能“记住”你,还能记住生活中的所有设备,如冰箱、电视、洗衣机等。也能以类似的方式建立用户的记忆和理解。

当然,这个问题不仅有一个解决方案 知识图谱只是可以用来创造有生命意识的人工智能的技术之一。 然而,这只是一次让人工智能感觉充满活力的旅程。旅程的终点是我们的世界被更强大的技术改变了。

最终,这些不同的技术路线仍将在峰会上相遇。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1亿欧元,由1亿欧元授权发行。版权属于原作者。 请点击重印说明进行重印或内容合作。任何非法翻印都将受到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