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780万元案件被私了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报道记录:“我行自有企业账户780万元贷款被他人计划外取走 找银行,银行不在乎 经过多次曲折,公安部门将此案定为刑事案件,并逮捕了索要大笔钱财的人。 现在每个人都能开心了吗?我没想到结果是两个空

老阳一家住在河北省清河县杨二庄镇杨二庄村。尽管目前财政困难,15年前,因为他们擅长生产和经营羊绒,老阳的家族被认为是清河县的一个富裕家庭。

当时,他们家处理了数百万的羊绒贷款,但只有羊绒成了输家。 2003年,像往常一样,老杨把从村里40多个农民那里收集的羊绒送给了深圳一位名叫谢金来的香港商人。出人意料的是,一家看似普通的企业存在隐患。

没过多久,香港商人谢金来告诉老阳,羊绒已经卖出去了。购买价格应该直接记入老阳在河北清河县的账户。不过,谢金来强烈建议老阳在深农银行开立账户,以方便退税。

为了方便羊绒的销售,老阳带来了各种印章和身份证明。在谢金来的推荐下,他去了深圳农业银行人民北路支行的一个营业部。开户后,谢金来的780万元贷款存入该账户。然而,没过多久,老阳突然发现他账户里的钱不见了。

银行里的钱是怎么消失的?老阳匆匆赶往深圳。最后,银行告诉老阳他的存款丢失的原因。谢金来等人把钱拿走了。

这显然是老阳的账户,但里面的钱被别人拿走了。老阳向银行要求解释,银行对此不负责。

为了查明合法存款是如何被盗的,老阳一直在向银行寻求建议,但没有结果。 记者前不久还陪同老阳来到深圳农业银行人民北路支行,再次询问银行行长有关存款损失的详细情况。

但是银行说上级要求他们不要接受任何采访

由于这笔款项支付给了杨二庄村的40名农民,因此无法解释这笔丢失的款项,老阳的羊绒厂很快就关闭了,这个家庭因为债务而无法养活自己。

2003年,老阳和他的儿子也来到深圳市经济犯罪调查局报案 2003年9月24日报告的案件在2004年5月28日获得证书后正式立案。通缉案件始于2012年初。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终于被某人处理了 从深圳市民公布的逃犯登记信息表可以看出,在案件类型一栏中,深圳市经济犯罪调查局正在寻找一个合同欺诈案件。但是,在案件介绍一栏中,明确指出谢金来及其同伙使用伪造的公章、财产章和签名卡控制老阳的临时账号,并以合同诈骗骗取了780多万元。 逮捕令发出后不久,2012年3月9日,嫌疑人谢金来在深圳市深圳湾口岸被边防警察拘留。 九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只要嫌疑人被逮捕并且钱有可能被收缴,没过多久深圳市公共经济调查局的一名警官刘亚川就打电话来了。

在这个电话中,处理此案的警官给了老阳两个选择。一个是取回押金,但他被要求主动取消这个案子。第二是把嫌疑犯关进监狱,但是钱不会被退回。 处理此案的警察的这一声明让老阳和他的儿子很困惑。然而,追求存款九年的艰苦过程使得杨和他的儿子本能地选择还钱并取消这个案子。

他们迅速收拾好东西,按照公安局的要求来到深圳经济调查局。

虽然谢金来偷了780多万元,但谢金来说他只有300万元可还。考虑到过去九年的艰苦过程,300万元总比没有强,所以老阳和他的儿子妥协并接受了谢金来返还300万元的提议。

在深圳市经济调查局,杨家和他们的儿子签署了撤销案件的申请,并留下了他们的账号。警官刘亚川要求杨家和他们的儿子返回酒店等待谢晋的汇款。没想到,钱没有来。接下来是处理此案的警官打来的另一个电话。

谢金来食言,不会退款。

钱没有回来,嫌疑犯被释放了。老阳绝望地再次找到深圳经济调查局。 经济调查局第三大队副队长刘旭告诉老阳和他的儿子,此案已被取消,他们不会继续调查。他们可以去其他部门寻找出路。

记者从深圳市公共经济犯罪调查局逃犯案件的撤诉表上看不出撤诉的理由。 然而,在办案警察和经济调查局领导的签名下,犯罪嫌疑人谢金来于2012年3月21日正式退出追捕和逃跑。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洪道德认为,当警察打电话给老阳时,他们涉嫌违法。 公诉案件由司法机关根据其职权进行起诉。根本不可能让受害者做出选择。 受害者主动撤回案件在法律上没有法律效力,更不用说调查人员主动要求受害者从两种选择中选择一种,其中只有一种是严格起诉。

至于老阳是在接到办案警方的电话后抵达深圳,并在办案警方的调解下,达成还款协议,洪教授认为,不允许受害人和犯罪嫌疑人自行结案,即他们不能同意自行结案,更不用说司法机关,更不用说要求他们结案的调查人员。 中国刑法第399条规定,明知犯罪嫌疑人有罪,故意包庇犯罪嫌疑人不起诉是犯罪行为。

记者不久前还去了深圳市经济调查局,希望看到警方处理此案,了解案件背后发生了什么。

但是记者被挡在深圳市经济调查局门口,根本没有看到警察。自然,他不知道这个刑事案件为什么会消失。 无奈之下,老阳多次向深圳信访部门公开举报此事,但至今案件没有进展。

深圳市信访办驳回了老阳的投诉,理由是受害人本人撤回了投诉。 事实上,由于这是一宗涉嫌欺诈的案件,受害人主动撤回案件并无法律效力,而深圳市民拒绝老阳上诉的理由明显不足。

老阳的案件,根据我国的刑事诉讼程序,公安机关应该重新立案,并派调查人员调查此案。这是公安机关不可推卸的责任

然而,到目前为止,老阳的案子已经过去了。

经过12年的辗转反侧,老阳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按说这并不复杂,但结果很奇怪。 银行是否有责任必须在12年后解释。 然而,记者去了银行,银行对此保密。 调查人员已经“逮捕并释放了曹操”。这必须有一个基础。 但是当记者接近警方时,警方也对此保密。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老阳,似乎所有有关各方都有所隐瞒,但其中隐藏着什么呢?银行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警察应该如何处理这个案件?老阳不仅想知道答案,公众也需要答案。

责任编辑:郑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