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对赌协议引发的风险!融资7200万元 这家新三板公司从计划IPO到面临“易主”


由于融资7200万元,实际控制人在2018年已向投资者套利2800万元,但现在有可能失去控制权。这个激动人心的场景发生在新三板公司龙发制药()。

从规划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上市到失去公司的风险,龙发制药的真正控制人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投资者可能不希望面对这样的情况。

隐藏的“赌博”

龙发制药于9月4日晚发布的风险警告公告公布了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一年多前签署的赌博协议。

时间回到2017年11月,龙发制药计划实施额外融资,与机构投资者嘉兴宝龙股权投资基金合伙(有限合伙)《股份认购协议》签订。

据此《股份认购协议》,上市公司以每股9.5元的发行价向投资者发行7,758,900股,共募集资金7200万元。这些新股于2018年6月8日在股票转让系统上市,并公开转让。

在成功实施大规模融资的背后,龙发制药的“大师”做了一场赌博

。在转让固定股份当日,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焦家良,焦绍良,其配偶,公司控股股东及投资者签署了《协议书》,并于2017年签订了赌博协议-2020表现。

根据协议,龙发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承诺2017年龙发药业的实际净利润不低于1600万元;

2018年实际净利润不低于2800万元; 2019年实际净利润不低于4500万元; 2020年实际净利润不低于7200万元。如果2017 - 2020年,龙发药业不能单独履行上述承诺的年度利润,投资者有权要求公司“大头”为投资者提供现金补偿。

最近披露了这项赌博协议。

利润“越走越远”

引发投资者不满的是龙发制药持续违规,特别是去年的“滑铁卢”表现。

财务报告显示,虽然龙发药业2017年业绩继续高速增长,但其收入超过1亿,扣除后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1,596万元。然而,这种利润并不符合当时实际控制人的承诺。

2018年,龙发制药的利润大幅转升。它不仅没有保持快速增长,而且同比下降超过50%。结果,其净利润为700万元,扣除后的净利润仅为141万元。

由于去年盈利能力大幅下滑,该公司解释说,由于2018年行业政策调整较大,公司对公司的影响更大:两票制改革的加速,导致公司的基础医药,医院客户资金压力有所增加,公司的财务支持也大大增加。由于医院和基础药物业务有限,竞争对手越来越重视场外交易渠道,导致公司场外交易竞争压力增大。

根据业绩承诺,上市公司的盈利应保持快速增长。由于2017年的利润未达标,2018年的净利润大幅下滑,龙发制药的盈利能力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承诺“越来越远”。

龙发药业主要从事中成药及现代药物的研发,生产及销售。该公司于2017年3月公布了新的三个董事会。该公司上市后发布的第一份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的业绩已经爆发。 2016年,该公司将亏损转为盈利,这就是为什么该公司的真实控制人敢于进行上述赌博,投资者对该公司持乐观态度。

龙发药业已公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尽管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利润同比增长超过50%,但扣除后的净利润却大幅下滑,仅超过3万元,这远远不是承诺的4500万元。远。

赌博“伤害”

2018年远低于承诺的盈利,挂牌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需按协议对嘉兴保龙进行现金补偿,按照补偿金额公式计算,补偿金额较大,接近嘉兴保龙的投资金额。

实际上,除了作出业绩承诺,龙发制药的控股股东、实控人签下的协议还包括股份回购,触发股份收购的条件有2018年净利润低于1400万元。除此之外,按照协议,龙发制药还应在2020年底前正式提交IPO申请。

据龙发制药称,公司控股股东已经将其持有挂牌公司的股份,全部质押给投资者。该公司披露的另一则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云南龙润投资有限公司质押了3094.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79.03%,质押期限为2019年9月2日起至无固定到期时间止。质押权人为嘉兴保龙。

上述控股股东所持股份是实控人控制的股份,这意味着,如果全部在质股份被行权,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对于这份对赌协议没有及时披露,龙发制药称不会对公司经营带来重大影响,不过公司也坦言,如果公司未来继续无法完成业绩承诺,或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无法执行现金赔偿及股份回购,可能导致龙发制药的股权结构发生变动。

从豪赌业绩,计划IPO,到面临失去控制权,龙发制药的实控人可能并没有设想过这一幕。据悉,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正与投资者积极沟通解决该问题。

(责任编辑:DF513)

http://www.whgcjx.com/bdsHzy6vN